热门精选

苏轼和黄庭坚的毛笔选择

  • 作者:自适居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7-14
  • 浏览次数:2690

苏东坡和黄庭坚都是北宋书法的领军人物,与米芾、蔡襄并称“宋四家”。私下里,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与老师相交甚厚,经常互写题跋,相评作品,二人书法各有风骨,又互有影响。

 

苏轼


《黄州寒食诗帖》是苏轼行书的代表作,是他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时,在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感叹。诗所表达的感情惆怅孤独、苍凉伤感,通篇书法起伏跌宕,挥洒纵横,两者相得益彰。《寒食诗帖》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,被称为“天下第三行书”。黄庭坚在此诗的跋中既赞了他的诗,又评了他的书,一句“应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”,也体现了二人关系的亲近。

 

黄庭坚在《跋东坡书帖后》中说:“(苏翰林)用宣城诸葛齐峰笔作字,疏疏密密,随意缓急,而字间妍媚百出。”黄庭坚又在《跋东坡论笔》中说:“东坡平生嘉用宣城诸葛家笔,以为诸葛之下,尤胜他处工者。平生书字,每得诸葛笔,则宛转可意,自以谓笔论穷于此。”据此可知苏轼对诸葛笔的喜爱。

 

苏轼


诸葛氏是跨唐宋两代的制笔世家,极负盛名,且在世代毛笔的制作中,对制笔工艺和方法做出了改进,促进了毛笔的发展。宋人叶梦得在《避暑录话》中说道“自唐惟诸葛一姓,世传其业,治平、嘉祐前有得诸葛笔者,率以为珍玩云。一枝可敌它笔数枝。熙宁后,世始用无心散卓笔,其风一变。”这样的散卓笔因为使用的只是笔毫的锋尖部分,弹性自然更好,也少有散锋、脱毫之弊。诸葛氏及其散卓笔成为当时制笔高峰的代表。

 

苏轼


黄庭坚在《跋东坡论笔》中说“几研间有枣核笔,(东坡)必嗤笑,以为世人但好奇尚异,而无入用之实。然东坡不善双钩悬腕,故书家亦不伏此论。”苏轼认为枣核笔不实用,但黄庭坚却善用枣核笔。他认为侍其瑛所做的枣核笔含墨圆健,非常难得还可以写小字,他还评论诸葛高所制枣核笔,“锋虽尽而心故圆,此为有轮扁斫轮之妙”,可惜东坡因不解此执笔法,故不能得其妙。

 

枣核笔又名枣心笔,因笔头两端微尖而腰部鼓壮,形如枣心而得名。枣心笔发展到南宋、元,技术更趋成熟,也得到更多文人、学者的好评,书画家赵孟坚在《论书法》中称:“行草宜用枣心笔者,以其折袅婉媚。然此笔须出锋用之,须捺笔锋向左,意趣如只用笔腰、不用笔尖乃可。如真书直竖用尖,则施之行草无态度,此是要紧处,人多未知之。”可见,枣心笔虽好,但只有掌握了用笔的方法,才能尽得其妙。


标签:
  • 苏轼
  • 黄庭坚
  • 毛笔
  • 枣核笔
0.0469s